多维时报: David Siegel 专访

《多维时报》专访贺绍强的律师David Siegel:“法律应该是在我们这方的”




《多维时报》徐可报道/《多维时报》最近就贺梅案的上诉问题,采访了贺绍强的律师David Siegel先生。他对多维时报表示,许多人都误以为,贺家和贝克家(Baker)之间的纷争是在美国法庭上司空见惯的监护权之争,但实际上,远远不止这麽简单。在贝克家要求法庭终止贺绍强和罗秦的父母权之时,这场官司就演变成了在法庭上非常罕见的“终止父母权”之争。(chinesenewsnet.com)


David Siegel对记者说,剥夺父母权在民事诉讼官司中,就好比是一种极刑。美国宪法和田纳西州州法都把人对一个小孩的父母权作为受到保护的基本人权之一。要终止父母权,原告一方必须提出"Clear and convincing evidence"(明晰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被告一方故意放弃了其父母权,并且证明终止被告一方的父母权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因此,法律条文本身决定了剥夺人的父母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chinesenewsnet.com)

但是,他指出田纳西州巡回法院法官Robert Childers在判案过程中并没有使用“明晰而令人信服”这则标准。他举例说,法官认定贺绍强之所以曾经向青少年法庭申请要求讨回女儿,是由於贺绍强收到了移民局寄来的催促其离境的信函,贺为了千方百计留在美国,所以才要讨回女儿,靠旷日持久的官司来拖时间以赖在美国不走。Siegel律师认为,这完全是一个不公正的判定。仅仅因为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接近,就推断一件事件是受另一件事件诱导,是不符合逻辑的。 (chinesenewsnet.com)

Siegel律师说,“难道因为你做某件事的时候,天刚好下雨,就可以说,是因为下雨你才做了这件事吗?当然不可以!”他认为,贺的行为可以解释为,他想早日讨回女儿,好一家人一起回国。(chinesenewsnet.com)

他还举例说,贝克向法庭提出贺绍强和罗秦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内没有探望贺梅(Anna Mae He),等於自动放弃其父母权。但法官没有把另外一个重要事件联系起来,就是在贺绍强和罗秦最後一次到贝克家探望贺梅的时候,双方发生口角,贝克报警。警察向贺绍强和罗秦发出警告不许他们接近贺梅。正是迫於这种压力,贺绍强和罗秦才不敢去见女儿,而不是他们不愿意见女儿。(chinesenewsnet.com)

Siegel律师还表示,法官在审理程序上有失公正。比如,应该把证明贺家放弃贺梅和证明终止贺氏的父母权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分开进行。两方面的证据不应该混淆。而法庭把这两步合为一步来进行,对贺家非常不公。(chinesenewsnet.com)

Siegel律师和Richard Gordon(罗秦的律师)一起,正在为在今年8月10日之前向上诉法院递交一份报告,具体罗列巡回法庭判决的不公正之处,完成这个报告是上诉过程中至关重要的一步。现在,由於资金短缺,他们还没有能力购买完成上诉报告所需的全部法庭记录。孟菲斯的民间组织,“贺家团圆基金会”正在募集这笔近三万元的费用,以供律师购买必要的法庭文件。贺家团圆基金会的捐款地址为,He Family Unity Fund,P.O. Box 382656,Germantown,TN 38138-2656网址为:http://www.familyunityfund.org/ (chinesenewsnet.com)

Siegel律师表示,2002年年初,他从一位朋友那裏得知贺氏的官司。那时候正是贺家最孤立无援的时候。Chancery Court的法官D.J. Alissandratos(该法官後来被迫回避贺梅案,并接受调查。)要求贺家支付1万5千美元,并交出贺梅的护照。Siegel律师说,“从那天起,我就决定要帮助他们。直到今天我都不後悔,如果事情重来一次,我相信我还是会帮助他们的。时至今日,这个案子不再是仅仅关於一个孩子的归属,而是关系司法制度的公正。如果这个剥夺父母权的案例成立,将会成为一宗非常危险的案例,对今後类似案件的审理,有非常不好的影响。”(chinesenewsnet.com)

Siegel律师在去年年底,也就是该案的审理期间换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理由是现在的事务所可以有一份更稳定的收入,这样他就能够在晚上和周末的时候花更多的时间来为帮助贺家打官司。为了打官司,他自己分文未取,而且自己掏腰包,交了不少手机通话费和复印文件的费用。(chinesenewsnet.com)

Siegel律师说,周末的时间恰恰是他本应和10岁的女儿和12岁的儿子团聚的时间,女儿有时候也会问他,为什麽不可以多花一些时间来陪他们。Siegel律师表示,令人欣慰的是,他能够给孩子们一个榜样,让他们为有一个特立独行,为信念而战的父亲而感到自豪。(chinesenewsnet.com)

在被问道上诉胜利的机会有多大,Siegel律师回答,法律应该是在我们这方的。


Home > Chinese Version > 多维时报: David Siegel 专访
Login